• 保存到桌面  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培训

一丹奖获奖者薇奇•科尔波特:教育需要创新用20年培养500万乡村儿童

时间:2017-12-11 10:09:15  作者:小米  来源:中国教育热线  浏览:126  评论:0

  腾讯财经作者耿荷发自香港


  “100年前的医生在今天已经无法行医,而100年前的老师在今天依然可以教学,教育需要改变。我们希望贫穷的乡村儿童,也能获得优质的教育。”新学校基金会(FundacionEscuelaNueva简称:FEN)创办人兼董事薇奇·科尔波特(Vicky Colbert)说道。


  抱着这个宏愿,在过去30余年,薇奇·科尔波特致力于教育的创新和改革。她开创的“新学校”模式,在包括她的家乡哥伦比亚、巴西、厄瓜多尔、委内瑞拉、印度以及越南等16个拉美和亚洲国家得到推广。仅哥伦比亚境内,就有500万乡村儿童毕业于“新学校”。


  几十年间向教育的持续投入,让薇奇·科尔波特成为全球教育领域的“明星”。包括美国前总统克林顿创办的基金会、施瓦布基金会、世界教育创新峰会等机构曾向她颁发奖项,表彰她对教育事业的贡献。


  2017年9月19日,全球最大教育单项奖一丹奖公布首届获奖者名单。薇奇·科尔波特成为两位获奖者之一。她个人和她创办的新学校基金会,将分别获得1500万港元的奖金,共计3000万港元。


  薇奇·科尔波特对腾讯新闻表示,她会把个人获得奖金捐献给新学校基金会,所有的奖金将用于强化已有的教学项目,与此同时,会用这部分奖金进一步探索教育创新,包括中学教育以及成人的培训。


  用腾讯公司主要创办人、一丹奖创办人陈一丹的话来说,教育永远在路上。年近70岁的薇奇·科尔波特正是这句话的践行者。


 辞任教育部副部长职务创办教育社会企业


  从美国斯坦福大学获得教育社会学和国际对比教育两个硕士学位之后,年轻的薇奇·科尔波特迫不及待的回到祖国哥伦比亚。用她的话说,教育需要实践,只研究理论作用有限。上世纪,她的母亲开创了哥伦比亚的师范学校先河。这种敢想敢做的精神,激励着薇奇·科尔波特,她要将所学用于实践。


  “哥伦比亚这个国家,人口密度并不高,很多乡村学校分布在国家的不同地方,但每个学校的人数都很少,老师需要同时教不同年龄的儿童。我希望凭借有限的资源,让那些乡村的学生可以获得有质量的基础教育。缺乏基础的教育,一个人没法实现其他的人生目标,一个国家也是如此。”薇奇·科尔波特对腾讯新闻说道。


  回到哥伦比亚之后,薇奇·科尔波特迅速投入到哥伦比亚的基础教育普及工作中,特别是针对乡村儿童的教育。30岁出头,她被委任为哥伦比亚的教育部副部长。不久后,她发现,政府低下的办事效率,以及官僚主义给教育的改革带来诸多不便。


  薇奇·科尔波特毅然辞去政府公职。1987年,她在哥伦比亚的首都波哥大创办新学校基金会,开始将她开创的“新学校”模式,向哥伦比亚广大的农村学校推广。


  从制定教学大纲、教材编写,再到教师培训、学校管理,几年间,“新学校”模式的逐渐形成,并在不同地区生根发芽。


  采用“新学校”标准化的教学,即便只有一位老师,也可以同时教导不同年龄的学生。低成本、可大规模复制,正是薇奇·科尔波特希望看到的效果。


  30年间,仅哥伦比亚境内采用“新学校”模式的乡村学校高达2.1万所,500万儿童毕业于新学校。诸多拉美及亚洲国家也相继聘请薇奇·科尔波特,将“新学校”模式应用于该国。


  知识之外更需要具有协作精神


  亚美尼亚是哥伦比亚知名的咖啡产区。在这里的一所乡村学校里,学生不是排排坐好,而是三五成群,围坐在圆桌前。不同年龄的学生,或安静学习,或相互协助,老师游走在学生中,答疑解惑。


  课下,他们观鸟、种植蔬果,奔跑在校外的草坪上,那是他们的足球场。这就是一所典型的“新学校”。置身这群充满热情、自由的儿童中,你会忘记这是在经济落后的哥伦比亚的乡村。即便物质匮乏,但在这里,天真烂漫的孩童们看到了世界,了解了世界如何运作。


  相互协助、团队精神、社区情怀,这些在薇奇·科尔波特看来,是21世纪必备的素养。在“新学校”,乡村老师指导学生们投票选出的学生会干部、红十字会成员、运动委员会成员。


  “提供有质量的教育之外,我们非常强调学生们要有团队精神、社区的归属感,学生们会去选出团队领导,这样他们就知道了怎样构建一个政府。现在如果缺少团队协作精神,很难获得一份工作。”薇奇·科尔波特说。


  在新学校,学生的考试、作业不再是唯一的标准。但让薇奇·科尔波特欣慰的是,多家教育机构曾做过评估,“新学校”模式教育出的学生表现优于城市学校的学生。


  “新学校让我认识到自己,改变了我的命运。”多年后,一位来自哥伦比亚乡村、曾在新学校就读的学生这样说。在获得环境科学的学位后,他投入到曾经培养了他的新学校教育。


  薇奇·科尔波特说,她不是一个有野心的人,世界银行、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曾有意聘请她,均被拒绝。对她来说,看着这些受益于新学校的学生快乐的成长,能够欣慰一笑就是最大的成就。


  虽然年近70,但她对教育事业的初心未改。她说,希望利用一丹奖的奖金,将“新学校”模式推广到更多国家,也会继续探索,将这个模式应用于中学教育以及成人培训。


  问答:


 1. 腾讯新闻:您创办“新学校”模式的初衷是什么?

 薇奇·科尔波特:对个人来说,如果没有受过基础的教育,无法实现任何的目标,对一个国家来说也是如此。哥伦比亚这个国家,人口密度并不高,很多乡村学校分布在国家的不同地方,一个学校的人数却很少。“新学校”基金创立于1987年,初衷是通过对乡村学校老师的培训,让他们以标准的课程规划,同时培养不同年龄的学生。即便这些老师没有博士学位,也一样可以有效地、科学地向学生传授知识。除此之外,我们从开始也抱着能够改变这个国家教育政策的想法,改革需要自下而上来推动。


  2. 腾讯新闻:您是第一届一丹奖的获得者。“新学校”基金会将如何使用一丹奖的奖金?

  薇奇·科尔波特:我个人的1500万港元的奖金将捐献给“新学校”基金会,连同基金会的1500万奖金,共计3000万港元的资金,会一起用于“新学校”模式的运营和推广。包括几方面,一是,强化我们现有的在哥伦比亚以及其他国家的项目。二是,将“新学校”模式由基础教育,拓展至中学教育。此外,也会考虑有更多的创新,例如将“新学校”模式,用于成人的培训。


 3. 腾讯新闻:“新学校”模式有什么特色?注重培养学生哪些品质?

  薇奇·科尔波特:总得来说,“新学校”模式希望向那些贫穷的学生,提供有质量的教育。除了文化知识之外,我们更注重学生要有团队精神,让他们有社区的归属感,例如,在这些乡村学校,老师会教导学生,如何去选出团队领导,怎样构建一个政府。在如今的社会,如果缺少团队协作精神,很难获得一份工作。


  4. 腾讯新闻:“新学校”模式如何运作?怎样运用有限的资源去普及这个模式?

 薇奇·科尔波特:我们基金会有5个专业的培训人员,他们负责培训那些乡村学校的老师,通常1个老师需要两年的时间,才能系统地掌握“新学校”模式。培训的内容主要包括两方面,一是课程本身,完成培训后,一个老师可以教授所有的学科;二是,教导这些老师如何管理一个学校。此后,这些接受过培训的乡村教师,可以再去培训其他的乡村教师。一个乡村学校通常需要14个月的时间,完成向“新学校”模式的转变。


  5. 腾讯新闻:“新学校”模式的运营资金来自哪里?

 薇奇·科尔波特:通常是地方政府聘请“新学校”基金会,在某一个地区推广该模式,所以地方政府会提供资助。此外,我们也与私人机构以及非政府组织合作,协助提供资源。“新学校”模式之所以能够延续下去,其中一个原因在于低成本,按照每个学生的培养成本计算,我们的花费很低。


腾讯视频链接:

首届一丹奖教育发展奖得主:薇奇·科尔波特

https://v.qq.com/x/page/f05166wbdb7.html?&ptag=4_5.8.6.20828_qq


未经本网书面特别授权,请勿转载或建立镜像,违者依法必究。 
投稿邮箱:418526785@qq.com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和其它问题需要同本网联系的,请在30日内进行。

闽ICP备12010380号
Powered by OTCMS V1.70 Beta